(年终经济观察)年末涨势能推人民币明年“返6”吗?

发布时间:2024-04-12 21:55:42 来源: sp20240412

   中新社 北京12月17日电 (记者 夏宾)迫近2023年结束,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大部分时间承压震荡,在今年5月跌破整数关口7后,便保持双向波动态势。

资料图:山西太原一银行工作人员清点货币。
中新社
记者 张云 摄 资料图:山西太原一银行工作人员清点货币。 中新社 记者 张云 摄

  截至12月16日,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最低值于9月8日触达7.3498;至10月底,在7.3一线上下波动;进入11月,开启了一波反弹走势,12月16日最高值已突破7.1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美联储2023年议息会议已连续三次“按兵不动”,并开始讨论降息话题。在外部流动性影响因素有所缓解的情况下,人民币汇率获升值推动力。

  此前发布的2023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在下阶段汇率政策中,新增“三个坚决”表述,即:要坚决对市场顺周期行为进行纠偏,坚决对扰乱市场秩序行为进行处置,坚决防范汇率超调风险,提出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。这显示了央行维护外汇市场平稳运行的决心。

  那么,这一波今年底出现的涨势能否延续到2024年?明年人民币能重返6区间吗?

  在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看来,中国央行汇率调控只是为经济调整争取时间,明年人民币走势大概有三种情形。

  中性情形下,人民币走势震荡偏强,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,外需韧性和内需复苏有望提升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。

  乐观情形下,人民币趋势性走强,美国金融动荡、通胀加速下行,迫使美联储货币政策快速转松,“微笑美元曲线”加速演进,人民币可能在2024年出现明显反弹。

  悲观情形下,人民币走势震荡偏弱,美国“躲过”了经济衰退并出现再通胀,美联储的转向不得不推迟甚至可能进一步加息,人民币外部环境将依然严峻,国内经济可能需要达到产出正缺口才能抵消市场的疑虑。

  管涛提醒说,切忌线性的单边思维,在汇率较为灵活的情况下,汇率的灵活调整有助于及时释放市场压力,避免预期的积累。

 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、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认为,中美利差将进入稳定期,但中国货币政策需要考虑内外平衡,这也是中国降息比较审慎的原因之一。未来,中美两国利差及其变化趋势是决定汇率的重要因素之一,人民币可能保持温和升值态势,但升值幅度有限。

  光大证券发布研究报告称,展望2024年,中美经济和货币政策周期有望从背离走向收敛,驱动人民币进入升值通道,但空间受制于美元指数回落幅度。

  建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宏观研究主管崔历认为,明年利好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两个因素:第一是贸易,贸易顺差受到结构性因素的支持,明年贸易应是正增长;第二是美元,预计明年美元波动中继续走弱。

  崔历说,随着美联储停止加息,美元回落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回升,我们预测人民币对美元在波动中继续小幅走强,会回到“7”以下。(完)

【编辑:刘欢】